需要追问的是
2021-01-30 03:17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第一、“草原天路”由张北县人民政府于2012年9月建设,投资3.25亿元。鉴于政府投入了大量资金,且还在持续投入基础设施建设,因此要适当收回成本。

据公开报道,经过张北县人民政府授权,张北县“草原天路”旅游开发有限责任公司,联合北京宏美龙脊旅游发展有限公司进行注资扩股,开发建设。拟投资 2.98亿元,在“草原天路”建设游客服务中心、观景台、服务营地、停车场、垃圾点、星级卫生公厕等项目。

这不是“草原天路”第一次提出收门票,2015年6月19日,张家口物价部门召开“‘草原天路’景区门票价格听证会”,整整进行了3个小时,当时提出每人80元的收费标准引起不小争议,物价部门表示天路收费暂缓。

“靠山吃山”本没有错,但是借助收取门票的方式反哺投入,就能解决人满为患的局面、就能让生态环境好起来,未免太过天真。

像“草原天路”这样的县级公路,建设资金通常采取区县政府补助一部分、镇政府自筹一部分、当地群众集资一部分的方式。纳税人为修建公路做出了贡献,到头来使用公路还要再缴费,缺乏合理性。在132公里的“草原天路”上,有不少村落,那里的居民对收费的做法会满意吗?

作为20世纪上半叶美国最重要的陆路交通命脉,66号公路随着美国汽车文化被传播到全世界。同时,它还以深厚的历史和文化底蕴,被誉为美国“最具历史意义和价值的公路”。

66号公路东起伊利诺伊州芝加哥,呈对角线一路向西,横贯美国大陆至加州洛杉矶的圣莫尼卡太平洋海岸,一共穿越美国8个州,横跨3个时区,于1926年11月11日正式通车,全长3939公里。

当公路作为景区,性质就发生了一定的变化。需要追问的是,景区化服务体现在哪里?谁来收费?谁来运营?既是旅游景点,又是公路,监管如何分责?环境卫生归谁管?车辆拥堵又归谁管?收了钱,就要给公众一个说法!可见,收费并不能一劳永逸地解决目前问题,反而会带来更多难题,而这些难题会更加考验当地政府公共治理的智慧与能力。

首先,根据《收费公路管理条例》的规定,“技术等级为二级以下(含二级)的公路不得收费”。连通县与县或县与城市的一般干线公路最多算三级,显然,“草原天路”并不符合收费条件。

鲁莽收费并不一定会取得良好效果,围城收费的梦想,终于幻灭在民生与法理之上。武大樱花没了20块钱的进门费,今年赏樱反而不再“人看人”,西湖免费了,杭州反而更赚钱。北京南锣鼓巷同样面临人满为患的局面,却采取了主动摘除“aaa”景区级别的方式控制游人流量。收费的方式,南锣鼓巷难道不会吗?收取门票的方式如同杀鸡取卵,常常最具杀伤力。

第二、“草原天路”名声大噪以来,屡屡出现大堵车的局面,为了控制游客数量,需要以收取门票作为门槛。

在著名小说《愤怒的葡萄》中,乔德一家便是沿着这条公路奔向希望中的加州。很多美国西部大片也是以此公路为背景。它是电影《阿甘正传》里阿甘孤身穿越美国的那条路,也是影响了美国一代人的垮掉派作家杰克·凯鲁亚克的小说《在路上》大部分故事发生的场景所在之处。 监制/唐怡 主编/李浙 编辑/陈维 庞丁

根据张家口张北县政府信息公开平台发布的信息,我们大致能够明白此次启动收费背后的逻辑。

作为贫困县的张北县,完全可以借助“草原天路”助力旅游收入的增长。旅游住宿和餐饮娱乐服务,这些综合性旅游收入都远比门票收入来得丰厚。不在发展发展纵深游、提供更贴心的服务上使劲,紧紧盯着门票收入涸泽而渔,“草原天路”对游客的吸引力就会受损,用不了多久就会被其他美景替代,渐渐成为乏人问津之路。

“草原天路”全长132.7公里,是连接崇礼滑雪温泉大区和张北草原风情大区的一条重要通道。蜿蜒的道路,配上湛蓝如洗的天空,以及路两侧的村庄、梯田、沟壑、山坡,让这条公路名声大噪,各路自驾爱好者和旅游爱好者蜂拥而至。大批游客也给“草原天路”造成了一些负面影响,堵车、黑商贩欺诈时有发生。

如今,这条为建风车而修的路,将作为“草原天路风景名胜区”开始收费。检票、售票设施已基本完成,票面已经印刷完毕。

第三、景区车辆增多之际,出现了“垃圾遍地、人满为患、生态环境堪忧”的局面,启动收费为了保护景区生态环境。

其次,“草原天路”虽然名称响亮,但归根结底只是一条县级公路。根据《收费公路管理条例》的规定,在公路上收费,只能是“投资建路”上的权益回报,“草原天路”并不符合收费条件。此外,对于景区收费,收多少,需要省级人民政府确定、省级物价部门批准,这一点同样缺乏程序的合法性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waymorefm.com足球外围网站/足球外围app/澳门外围牌九/世界杯外围版权所有